剑桥校园航拍

YouTube上看到的一段剑桥大学校园航拍。其实类似的不少,这段是我最喜欢的,清晰、能看到高层目标的近景、配乐相宜。

扫描二维码可转发本贴至微信

单反无敌,智胜有形

膝下四儿的万人迷费爸爸Roger Federer对战上旋天王纳小豆Rafael Nadal的澳网男单决赛,奇峰迭起,澳洲欧洲的直播观众共达两千五百一十万,为欧陆体育台收看史第二、澳洲过去十年中第一之最。

如果你还没看的话,强烈建议回看(YouTube有Full Match),哪怕只看最后的25分钟。这可不是网球,是勇武、胆色、无畏不惧。这些上层建筑的禀性,通常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由两位优秀的英武斗士付之于血肉之后,无人不为之震撼。

而且是峰回路转的震撼。

决赛开锣前,万众虽然都心向费爸,下注时却都把钱押在小豆身上。为嘛?小豆的霹雳旋风球壁垒森严,费爸攻过N多次了,屡战屡败。

是晚,两人先各执两盘,需以第5盘决胜。决胜盘伊始,费爸就被破发,以1-3落后,大有黄粱再现之势。

此时,酷爸爸照例泰然自若,面不改容,牢记毛主席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的教导 😉 😉 , 沉着应战,一丝不苟,打一球,得一分,打两球,得双份。一步一个脚印,连保带破,连续拿下五局。风卷红旗过大关。金杯18到手也。

费-纳对垒一向多以纳小豆出胜告终,赛前记录是23-11。小豆的制费秘笈是飙速上旋球。 旋球的特点是球走弧形轨迹,起止跨度短,所以球可以不出线,弧顶有一定高度,所以球可以过网。纳小豆的上旋球可不是杂牌标配的上旋,而是正宗豆牌的,每分转速可达5000rpm,平均也有3200rpm。做个比较,象Pete SamprasAndre Agassi 两位好手的旋球,分速也就是1800rpm而已。

You play the ball, you don’t play the opponent. 要战球,而不是战对手。

与小豆的上旋可以同日而语的是费爸爸的单臂反手。老费的单反是江湖一绝技: 超快、超低、超准、还带导航嘀。他振臂一挥,球可以从西南飞到东北,或正北底线,或绕过网杆,直达对方的空城地带,零防守,包得分。

小豆是左手握拍,他的正手上旋球常常打到费爸爸的反手边,因为旋速高,很多时就会比费爸的单反略胜一筹。

这次费爸能扭转结局,攻破上旋金刚箍,比捧金杯更觉淋漓畅快。

那么,咱们费爸爸这次动用了什么降龙秘笈来制豆呢?

费王面授宝典如下:

“I told myself to play free,

You play the ball, you don’t play the opponent

Be free in your head, be free in your shots, go for it. The brave will be rewarded here. I didn’t want to go down just making shots, seeing forehands rain down on me from Rafa. I think it was the right decision at the right time.”

(“我告诫自己要放开手脚来打,

要战球,而不是战对手,

战略上要放胆,战术上要放手,要勇武敢艺。 无畏者得偿嘛。 我不想眼睁睁看着小豆的正手旋球如雨似雹地降我身上,而我就击杀扣压几个球就应付了。我不愿意是这样败法的。 看来我这决定是既合时又合势了。”

“要战球,而不是战对手。” 真是醍醐灌頂。你完全可以说他是在面授做人的道理。很多时候我们面对困难或顶着压力时,会错误地把焦点投在我们认为是引致这些困难或压力的人身上,向他们发泄情绪,释放能量一番之后就当作是解决问题了。 问题是,没有行动,不解决问题。能量全浪费了。聪明的做法应该是把能量放在行动上面,放在克难和舒压的具体行动上面。要战球,而不是战对手。

亦即: 谋事,不谋人。

费王万岁。

扫描二维码可转发本贴至微信

The Trump Fix

本周,美国总统初选形势豁然明朗。两党分别领先的候选人在东北五个州再获全胜(bar Hillary’s 2nd place in Rhode Island)。

草包英雄Donald Trump成为共和党的提名人看来是胜券在握。共和党的核心层能扭转这个结果的机会看来微乎其微。

好友问我: 可否谈谈为何 Trump 大叔能如此势如破竹?

哈哈,好多喜欢围观美国政治的“好事者”也琢磨过这个问题呢 🙂 🙂 。

Trump 的崛起确实引来许多大张小报/社媒网志的研究。何故? 因为年初初选开锣后,城中大大小小看相摇卦的,都给 Trump 大叔掐过时辰八字,都说他是跳两跳就没戏的了。 孰料他老人家身手敏捷,三跳龙门,一跃占据鳌头,而且是一路不停地以骂党、骂街、骂遍全世界来吸引票民的。对此象惊讶之余,人人都想探个究竟。 More/继续 The Trump Fix

山雨欲临

致: 谷、余记、萍、素、班长

美国今年大选。初选开始以来,雷闻迭出,是最有看头的一年。 撇开雷闻所显的种种恶兆不谈的话,可以说是好戏一场接一场。

我不住美国,隔岸观火,是凶是吉都烧不到我身上,为此看得特别有滋有味儿。哈哈。(Talk about guilty pleasure 🙂 🙂 )。

今年最重磅的一条新闻线是: 路人甲窜红 — Trump大叔出奇制胜

先从共和党初选说起。

美国每一届总统大选之前都有初选。初选是各党派内部选一个党代表*,到大选时,由各党的党代表角逐总统一职。

初选开始是各党内部成员报名争当党代表。然后各党各自在各州进行投票活动,党民投票给自己喜欢的候选党代表。

各州的初选投票日子不同。一般在1-6月进行。这就是初选期。

初选期结束后,各候选人把从各州得来的选票累加,得票超过总票额的大半者,就能当上党代表啦。

美国共和党今年有特别多的人想争当党代表。报名的就有17个。初选开始后,正儿八经地宣传造势的都有11个。

林子大了,什么奇葩鸟都有。好戏就这样来了。 More/继续 山雨欲临

如何看电影学英文

看电影学英语有3大好处:

  • 学来的英语都是活的、用得上的。
  • 电影有声有色,提供生动有趣的语境,帮助你领会得更准确、记得更清楚,从而能使用得更灵活、更得体。换句话说,你会更酷。
  • Movies are fun!!

那,有哪些窍门呢?
1. Pick a classic.
挑一部值得你花这个时间和精力的好电影。

“Classic” 意思是有代表性的、制作一流的好片子。这样水平的片子很多,应该精心挑一部你心爱的。但同时,也应该是一部剧本(screenplay/script)也广获好评的片子。

你喜欢看、能享受、台词也值得你钻研的片子才是好选择。 More/继续 如何看电影学英文

精湛英文从应用开始

我开始学英文的时候是中学。老师教我们就三招:拼单词、背单词、默单词。学累了,老师就鼓励我们向古代的苏同学和孙同学学习,发扬悬梁锥股精神. Not much fun.

从事翻译工作后,因为涉及行业广,每天都要临急抱佛地补补某一特别专业的基本知识,就等于每天都在学英语。才发现,背单词只是学英语的非常小的一部分。更大的部分是应用。而且,学累了也不需头悬梁锥刺股,翻出一套喜欢的经典英文电影,泡杯茶,悠悠享受90分钟,不仅倦意散,还能抛光你的英文。

那么“应用”是什么意思呢?有三方面。 More/继续 精湛英文从应用开始

Living old, Bond style

“老”通常被等同于“失去魅力”。这就令每一部向“老”致敬的电影很有魅力。

较新一部这样的片子是Skyfall,占士邦007系列第23部(2012年出品)。

这片子在银幕上下都是与“老之说”决死一战的产物。结果银幕上下都赢得有声有色。出品人赚到盆满钵满。Skyfall成为第一部全球票房过10亿的邦片。全球第14部过10亿。片中人物的现实性、两主角公私关系的多层次、复杂性成为四方好评的满分因素。

007系列为什么要出一套搏击“老之说”的片子呢?就是因为当时系列产品和占士邦“铁金刚”都面临太老了、跟不上时代了、要被淘汰的危机。当时正值系列出笼第50个年头,之前一部Quantum of Solace业绩平平,观众反响可谓水静鹅飞。而“铁金刚”似乎除了驾豪车、泡美女、打不死,也就那么回事了。007大有日落西山之势。

要么死,要么生。Eon Productions 出品公司说:要生!既然岁月挡不住,就把岁月活得灿烂出色。如是,银幕上下打成一片,搬出邦式迎战岁月金招。 More/继续 Living old, Bond style

“我用真情换你心”

本来没有计划研究”36问”的内容。碍于要翻译,就细读、琢磨了所有36个问题。如此一来倒真真正正地体会了它的”高强度”一面。

首先,它不是关于柴米油盐、风花雪月之类的闲事,而是要经过内省、反思、或专注同伴反应后略有所思才能表达出来的东西。例如,有一问,问你想名扬四海吗?咋样的名扬四海法?要是问我想不想发财,咋个发财法我肯定对答如流。“咋样的名扬四海法”?我真愣了。得打醒精神,好好想想都曾经祈望过要做个什么样的人之类的才答得出。这才只是第2个问题。如此这般,36个问题之后结不到深交也一定能体验到烧脑之累。

其次,”36问”分三组内容。问题一组比一组敏感、使人不安、不可回避。根据本人体验,第一组属“内省”内容,探究自身向往的、生活进展如何等。第二组属“反思”内容,要勇敢直面、直言一些“包袱”类个人事件。第三组属“坚贞考验”内容。你和你的同伴要交换会引致情绪波动的事件、或会危及被对方审断(judge)的事件、或会引致暴露双方南辕北辙观点的事件。你要专注、能共情、不攻击,要拿出“力撑铁友”一样的品质。 More/继续 “我用真情换你心”

“36问结良缘” 之 “36问”

发现“36问”App这玩意儿,纯属偶然。

我当时在读一篇哲人议论。该论说,堕入情网的精髓是爱意不能自己。其发生是不期而遇的、不谋而生的、不以“琼琚之报”为转移的。谓之“堕入”,全因为情网之“不测”也。

然后论主就提到了年初引发网民追捧“36问结良缘” (36 Questions to Fall in Love)问卷的一篇潮文。该潮文作者自爆,如何和与一位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同事,借酒吧之宜,互问互答36个心理学研究实验问题后,即感惺惺相惜,互为相爱,继而成婚。文章一出,这36个问题被网民视为追男/追女的核武器,而且是只会成功、永不落空的核武器。

论主说,世人追捧这种永不落空的 “情网”,是又一个实例说明,现代人在生活的很多方面越来越只乐意承受没有风险的美事了。唔做蚀本生意。

蛮有道理啊。马上把那个封尘已久的心理实验找来瞧瞧。 More/继续 “36问结良缘” 之 “36问”

要小孩子 vs. 不要小孩子

甘心选择不要小孩过日子的人,他们把自己称为是 “childfree”的,不是 “childless”。 后者直意为“无后”。“childfree”则含“无小孩负担”的意思。鲜明地体现选择的意义。

选择要小孩的人则没有竖起旗杆自我标榜的需要。他们属社会的大多数。就凭是大多数这一点,他们属社会规范,所以by default 都是“正常人”。

这两个群体本可以相安无事,如果不是因为“不要小孩的”的被“要小孩的”时不时拿来做评判的对象。

今年初,罗马教皇Pope Francis在一次公演讲话中说:

“A society with a greedy generation, that doesn’t want to surround itself with children, that considers them above all worrisome, a weight, a risk, is a depressed society. The choice to not have children is selfish.” More/继续 要小孩子 vs. 不要小孩子